@是个疯人

我是谁,从何处来,归向何方。L迷茫的睁开眼,这一世,他是一只兔子。当年被判处下凡轮回五百世。如今也不知,罢了,倦了。世人皆道狡兔三窟,反正也不耽误住,一窟又何妨。有点麻烦,饿了还不能吃窝边草,算了正好看看兔子的味觉是什么样的。

“快看是,兔子!”“别让它跑了!”虽然懒得动,但到这帮熊孩子手里还不如直接去阎王哪里报道了。那这一世可真是太滑稽了,两条腿的怎么也跑不过四条腿的,更何况是个活了几百世的老神仙。

“兔子呢?”“我们去内边看看!”“别让它跑了!”现在小孩都这么活跃的吗?他记得…他不记得。真是可笑,可惜了堂堂天神,居然没有记忆。该走了,他可不想在被这帮兔崽子发现了,肚子还饿着呢。“兔子我看到你了。”“你别跑我不告诉他们。”不跑等着你抓嘛,现在小孩真是。“你别跑我不吃你”他刚要跑,对上男孩清澈的双眼。有一丝熟悉…好像…他笃定他见过这个人。但是…,算了,等等看,反正他也不记得,万一记起什么呢,也不是天上内帮烦人精,有什么好怕的。“你们抓到了嘛”“没”“都这么久了肯定跑远了,我们走吧。”“出来吧兔子。我回来了。”刚才闭目养神竟睡着了,真是,老了。没想到这怪小孩还能来找,来都来了,也不差啥了。“果然你是有灵性的。”男孩蹲下将它抱起“小兔子,你若真有灵性,是不是见过嫦娥姐姐啊。”这是什么奇怪的问题,嘶,嫦娥他到没见过天蓬他还是见过几面的,内个风流老猪让嫦娥迷的神魂颠倒他倒也听说过。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。小兔子,你看在外边这么危险,你跟我回家吧。我有青菜。”它刚想挣扎“我养你啊。”现在小孩情话说的都这么六的吗??为了青菜,就这样吧。这话肯定有人说过,而且是对他说过,但他是真记不住。大概是天帝大发慈悲,让我这辈子颐养天年吧。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让兔子沉沉睡去,男孩轻轻叹了口气,傻啊。

“爷爷,爷爷,你给我讲故事吧。”“好啊,想听什么,不过,听完小雨可要去睡觉喽。”“爷爷,今天我们演上古战神莫桑,我想听。”在醒来时已是晚上,应该是在男孩家里。“战神莫桑。”“是个勇士啊,当年天妖大战,他率兵大破妖族,直逼妖宫啊。他进妖宫的时候,可是屠了整个宫”似木心年轮的声音让他险些也跟着入了迷。他怎么不知道有这俩人,莫不是他下凡之后才发生的?还是人新编的故事?反正他也不知道,不管了。“后来,战神莫桑杀到宫殿上,看到一个尚在襁褓的孩子,愣是没下去手。据传问说,是孩子的笑让他放下了杀念,也有人说,这妖血统高贵,他不敢杀。这孩子,就是后来的妖王幻羽。”许是他动静太大,男孩从故事中会过神来“小兔子,你醒啦,要不要吃菜叶”“小雨啊,你怎么和兔子说话”“他听得懂我说话的。”爷爷笑着摇了摇头,不可置否。“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。”不用你信,反正我也听得懂,只是不能说而已。

“妖神大驾阎王殿,怎么不提前通报一声呢。”“还有多少世”“这…”“我不光会大驾阎王殿”幻羽顿了顿,“我还会砸了你的阎王殿”“你…”这些年,阎王被这个幻小爷折磨的厌烦疲倦,

天宫说他玩忽职守,这位时不时来砸殿,真是,两头不是人。“还有一世。”“我知道”你知道你问个鬼。阎王差点破口大骂。“我要改他一世的命,我要见他”阎王叹了口气,天规天条就在哪摆着,谁不知道犯了什么下场。“你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“我拿命换。”几万年了,什么样的没见过阴曹地府地狱十八般的残魂依然尚存生念,这小爷,不简单啊。“你不是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。”幻羽喃喃道“我的命都是他给的。”当年,天帝知晓他和莫桑,赐了绝情水,罚轮回五百世。终是晚了一步。他闯进天宫时,莫桑含泪拿起绝情水,一饮而尽。自此,近在咫尺,心在穷途。五百世,他够苦了,他没办法淡定的看他。可天妖两族,血海深仇不共戴天,他没办法互他周全。

“你去告诉天帝,妖神拿命换战神一世”

“当年,你就不该留我。”男孩看着熟睡的兔子,想摸摸它,奈何手已经羽化,世人皆道羽化难熬,可他不悔。虽然天帝没有让他陪他一世,知足了。“你要记得兔子是我的真身啊”“我养你啊”“哥……”